几乎是全部叠加到了作为阵眼的云棱身上

- 编辑:admin -

几乎是全部叠加到了作为阵眼的云棱身上

 在无数道紧张目光视下。能量余波缓缓散去,露出了那被击中的七彩吞天蟒。
    此时的吞天蟒。模样颇为凄惨。那原本美丽光滑的七彩蛇鳞。被先前的那道恐怖攻击直|崩裂了将近大半。殷红的鲜血渗透出破碎的蛇鳞。滴滴答答犹如下着小雨一般滴落下。
    巨大的身体微微动。将其中安然无恙的萧炎放了出来。
    萧炎抬起头。望着那蛇瞳中黯淡了许多的光芒。鲜血滴落在|之上。略微有些温热。
    “嘶”
    吞天蟒冲着萧吐了吐蛇信。蛇瞳中有着颇为人性化的关切。如今吞天蟒已经晋入五阶-就具有了不逊色人类的智。若非是由于美杜女王灵魂力量压的缘故。恐也早能口吐人言了。
    吞天蟒从世之后。第一眼见到便是萧炎。而且加上后面一直贴身相处。虽为畜类。可对萧炎却早已有了一些类似亲情般的感情。
    紧紧咬着牙。萧炎着那浑身鳞片裂的吞天蟒。特别是当瞧的吞天蟒眼中的那抹人性关切之后。一股愤怒几乎差点冲走他的理智。不过好在最后。理智压了怒火。阴冷的看了一眼下方的云棱。然后赶紧从纳戒中取出一瓶瓶的疗伤药。然后对着吞天蟒身体砸了上去。
    瓶子砸在那些鳞片上。便是轰然开。温凉的疗伤液体。顺着伤口缓缓流淌。替吞天蟒消着疼痛。
    “好运的家伙。上一次这畜生能你。不过这一次呢?”冷笑的望着那受伤不轻的吞天蟒。云棱手掌一挥。云海之中巨大的能量螺旋球。再度凝聚而出。球体表面能量流溢。恐怖的劲气。周围的空气尽数震成虚无。
    “下的狱去吧。”
    脸庞上浮现一狞然。云棱双掌猛然一推庞大的能量球。再度带起呼啸天际的压迫风声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眼睛死死的盯那不断在眼瞳中放大的能量球。炎紧紧咬着牙。着玄重尺。体内斗气疯运转。
    “嘿。云棱。以你岚宗大长老的身份。竟然对一小辈下这般毒手。亏你还好意思?”在能量球即射向萧炎之时。海波东的冷笑声终于是响了起来。
    “万花冰镜!”随着喝声响起。一块笼罩了几丈空间的巨大冰镜。猛然出现在萧炎面前。镜面之上布满着无数细小平面。日光照耀下。宛如一块阳光所凝固而成的镜面一般
    “轰。”
    能量螺旋球重重轰击在冰镜之上。庞大无匹的能量。顿时被那无数的细小平面将劲力分散而去。待的能量球消散之后冰镜虽然是满目疮可却依然还坚持着到周围
    气中的所有云气能量散去后。方才咔嚓一声爆裂化成漫天冰晶。缓飞落。
    “嘿。没事吧?”人影闪动。海波东出现在了萧炎面前。背对着他。|。
    “还没事。”萧炎摇了摇头。紧握着尺子。低声道。
    “这下麻烦了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狠的将“云烟覆日阵”给弄了出来。这可是云岚宗的护宗大阵。动起来代价看不小。以前的岁月中。不知道帮助云岚宗,过了多少次难关。”海波东|光缓缓在下方云海中扫动着。苦笑道:“只要云岚宗弟子体内还有着能量。那我们就相当于是在和云岚宗上下近千弟子在作战。这就算是斗皇强。也不可能强行完全抗下来啊。”
    闻言。萧炎紧。低沉的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海波东抬头看了一眼笼罩广场的能量罩。道:“除非能将这东西打破。只要它一破。那我就能带着你离开。不过现在要护着你。我也分不出心了。”
    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萧炎身后那庞大的吞天蟒。道:“那能量罩是由上百名云岚宗执事所构建。凭它斗王级别的实力。想要打破。恐怕时间不会短。而我们现最缺少的。便是时间”
    “我和吞天蟒去试试。海老帮我们防护着那的攻击。”萧炎沉思了瞬间。当机立断的道。现在没有|何多余的时间让他们消耗。
    “唉。也只能这样了。那云烟覆日阵。必须需要一名斗皇强。方才能勉强抵抗啊。还好云韵不在。不然的话。以她斗皇实力来主持大阵。就算是斗宗强。也会有所忌惮的啊。”虽然明道凭萧炎的实力想要打破能量罩很是些难度。不过到了这时候。海波东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若是能量罩不破。那么他们便只能
    云岚宗近千弟子战。
    以一敌千。对于斗皇强来说。并不困难。可惜。过云烟覆日阵的凝聚。再加上那被培养了将近十年。甚至几十年的默契。这近千名云岚宗弟子的实力。几乎是全部叠加到了作为阵眼的云棱身上。这般悬殊的战斗。就算是海波东。也唯有暂避锋芒啊。
    “海波东。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也就别怪老夫不念旧情了。”冷冷的望着天空上的海波东。云棱也不含。再度从云海中召唤出一枚云烟球。这一次球体的体积。比先前几乎大上了整整一倍。
    望着那足有四五丈大的能量球。海波东脸庞上是涌上一抹凝重。双手间。寒气缭绕。身空间。无数细小的冰晶缓出现。
    “唉。事情看来是闹大了啊”望着那即将展开真正大战的双方。加刑天叹息着摇了摇头:“了一个墨承而已。与一名斗皇强以一名潜力恐怖的未来强闹成这般。值的么?”
    “倒不是为了那承。他一个外门执事。还没这么大的能耐”法摇了摇头。苦笑道:“云岚宗要的声誉。不过事闹到这个份上。也的确是有点过了。炎先前的那一击。让的云棱脸面大丢。因此。方才出动了护宗大阵。说起来。他是动了私心啊”
    了一气。加刑天也苦笑了一声。到了这一步。任何人出去调和。都是不可能的事了啊。
    “嘭。”
    重尺夹杂着凶悍劲气。狠狠砸在能罩之上。却是只带起了一细小的涟漪。除此之外。有半点成。
    脸色阴沉的望着那固不催的量罩。萧炎转头望了一眼吞天蟒的攻击。那一扩散而出的涟漪。倒的确是颇有些声势。不过距离摧毁能量罩。倒还有着老大的差距。
    “混蛋。”萧炎回头。望着海波东与棱之间的即将爆出恐怖大战的锐气势。低声狠狠骂了一句。
    “我就不信打不你这狗屁东西。”呼吸逐渐加剧。萧炎眼睛赤红着。紧握着重尺。体内斗气狂涌。大吼着狠狠砸上了那坚固无比的能量罩。
    “嘭。”
    随着萧炎重尺落下。巨大的声响。猛然在场中响起。无数人抬头。满脸愕然的望着那裂缝几乎是在瞬间便是蔓延而出的能量罩。愕然持续了瞬间后。旋即转向了那同样是握着黑尺一脸目瞪口呆的。这个连斗王强需要一段时间方才能够打破的能量罩。就被他随意一尺子给砸破了?
    “不可能。”云海。云棱也是呆呆的望着那布满裂缝的能量。旋即气急败坏的吼道。
    “哈哈。没想到名震加玛帝国的云岚宗就是这幅德行。整个宗门上千人。竟然联起手来对付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少年。真是丢尽了当年云破天在大陆上为云岚宗打出来的脸啊。”就在整个广场所有人呆滞的霎那。略微有些嘶哑的大笑声。却是突兀的从天空之上响起。
    “是谁?。竟然敢辱我云岚宗先辈。藏头露尾之人。有本事给老夫现身。”脸色一变。云棱抬头厉喝道。
    “哈哈。现身就现身。别人怕你云岚宗。可我却没半点惧怕。”大笑声再度响起。随着笑声落下。那本来便已经是即将崩溃的能罩。终于轰的一声。化为漫天能量碎。缓缓化为一虚无。
    “噗”
    “噗嗤”
    能量罩一破。周围巨树之上。上名云岚宗执事脸色猛然一阵惨白。旋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没有理会那些吐血执事们。云棱抬头将目光死锁定在一处虚无的空间处。某一刻。|里的空气忽然诡异蠕动了起来。片刻之后。一道黑影缓缓浮现。仅仅是瞬间时间。一位身着黑袍的人影。便是凭空出现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随着黑影的出场。场中海波东。加刑天。法犸。云棱等人的脸色。几乎是在顷刻间便是猛然大变。
    “又是一名斗皇强?”加刑天缓缓吸了一口凉气。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