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明知道萧炎便是那当初救了他一命的的岩枭

整个广场。都是随着黑袍人出场。陷入了一阵安静。虽然一些普通云岚宗弟子并不清楚个神秘黑袍人的实力。可从那些脸色骤然变的极为凝重的长老们脸上可以看出。这个神秘黑袍人。实力应该强大的有些恐怖。不然是不会的他们如此震。
    “你是谁?。”
    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上的黑袍人。那从对方体内溢满而出的丝丝强横气息。让的云棱指尖忍不住的颤抖一下。色厉内茬的喝问道。
    “你可以叫我凌影。”黑袍人微微低头。露出了一黝苍老面孔。笑道。
    “你不是加玛帝的人。?”云棱视线仔细的从自称凌影的黑袍人身上扫过。旋即似是发了什么。惊异的喝道。
    “我自然不加玛帝国之人。不过谁规定了。不是加玛人就不能进入这个国家了?”自称凌影的黑袍人嘿嘿笑道。
    眉头紧紧皱着。云深吸了一口气。,下心中的惊慌。对着天空上的凌影抱拳沉声道:“这位朋友。加帝国并没有阻止任何人进入这个国家。不过今日之事。是我云岚宗宗内之事。还请阁下不要意插手。事后。我云岚宗定会将阁下视为上宾对待。虽然我云岚宗已有许久时间再未踏足帝国之外。可对于来到加玛帝国的大陆强者。却是一直持着欢迎态度。”
    “哈哈。你倒是会话。”笑了笑。凌影是摇了摇头。转头瞟了一眼那正与海波东接触到一起的萧炎。叹息道:“不过可惜。老夫受人之命。这个叫做萧炎的小家伙今日我却是要毫发无损的将他带走。”
    闻言。云棱脸色逐阴沉。嘴角搐着眼中闪过一抹狞然。
    “朋友。虽然不知你究竟是何人。不过。这般的罪我云岚宗。可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云棱低沉道。
    “哈哈。云岚宗很不起?虽然在加玛帝国有着几分说话重量可若是放在斗气大陆之上。却也不过方二流势力而已你有何资格与我这般说话?这些年未曾了解外界信息。没想到这云岚宗竟然培养出了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哈哈。当年云破天尽千辛万苦方打拼出来的名声恐怕就要败在|手上了啊。”凌影大笑道。笑声中的嘲讽。让云棱脸色铁青。不过却碍于对方实力强横以及摸不清底细。因此竟然也是有些不敢直接动手
    “原来是从大陆上来的强者”微眯着眼睛望向天空上的凌影。加刑天轻声道:“虽然这些年皇室在大陆上也派出了不少人。可是这个名叫凌影的人。我却是依然没有半点印象。想来应该是一直闭关修炼的人吧不过萧炎又怎么会和这种陆上的强者扯上关系?以他的实力。根本还没资格接触到这层面啊。”
    法犸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事情。还真的是越来越乱了。那萧炎背后。也是越来越神秘。
    “唉这样子看来萧炎那边。上海波东以及这个凌影居然都是有两位斗皇强者了如果再加上那条神秘魔兽的话。这般阵容。在云韵没有赶回来之前。云岚宗似乎根本留不下萧炎了。”加刑天缓缓抚着短短的胡须。道。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云棱也该小心的思量一下的失了啊。为了一个墨承而已。的罪拥有这般-的萧炎。简直就是的不偿失*。”法声道。
    “现在就要看云棱己的计算了啊。如果他能够放下萧炎给他的耻辱。而让的对方安然离。倒也没什么。可若是放不开。执意要留人的话。那么大战难免。”
    加刑天微微点了点头。抬头望着|一脸铁青。拳头紧握的云棱。喃喃道:“希望他不会一意孤行吧。”
    场中。所有人都是抬头望着天空。纳兰嫣然贝齿轻咬着红。心情几乎复杂的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她从没想到过。今天的事情竟然会将两名斗皇强者都弄了出来。而这两位实力几乎不下于她的师傅的强者。却全部都是以萧为中心。全力协助着他的安全离去。
    纳兰嫣然嘴角溢出一抹苦涩。当年那个萧家废物。如今。却是几乎将云岚宗掀了个天翻的覆。而这一切。皆是因为当年的那个退婚之举。或许。也正是自己的那番刺激。才真正的让的这个本该是废物的萧家少爷。彻彻底底的蜕变了吧。
    “如果当年没有”轻轻的呢喃了一声。纳兰嫣然猛然惊。手紧握。心中不知何时升起的那抹淡淡悔意。让的她有些惊恐。手掌捂着酥胸。深吸着冰凉的空气。
    与纳兰嫣然的苦涩比。那巨树的纳兰桀也是颓丧的叹了一口气。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强者以萧炎为目的的出场。他也是逐渐感觉到了这个年仅十七的青年背后所蕴含的那恐怖力量。本。这个说不定未来将会成为加玛帝国最强的青年。能够成为他纳
    人。并且将这个族带上前所未有的强盛之途。不嫣然当年的冲动之举。却是彻底底的将这个期望。给粉碎了去。
    在这种时候。纳兰终于是感觉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后悔。然而在后悔之余。心中也是牵绕起了许些羞愧。如果在先前云棱对萧炎出手之时。他能够站出来替萧炎说几句话。那也是好的啊。更何况。在明明知道萧炎便是那当初救了他一命的的岩枭后。他却依然没有踏出身来。似乎在某种潜意识中。他也并不想见到或许对纳兰家抱有一敌意的萧炎。顺利离开云岚宗。
    想起这个可能。纳兰桀额头之上瞬间布满了冷汗。手脚也是一片冰寒。此行此举。与忘恩负义有何区别?亏的他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说有事尽管来找我
    纳兰桀满心的羞愧。并未让的场中萧炎将目光投注过来。此时他的视线经完全投注在了那个出现的影身体之上。
    海波东望着那出现的凌影。眉头忽然皱了皱。好片刻后。轻吐一口气。沉声道:“是他。”
    “谁?海老认识他?”言。萧炎一愣旋即赶问道。这个忽然出现的斗皇级别帮手也是让他一头雾水。他可不的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他。
    “你在帝都。不是说曾经感觉到有人在窥视么?我当初也说过自己同样有过这种察觉。不过那股感觉太过虚幻所以我也不敢太过确认。直到先前这人出现之后。我方才能够确定。他身上的气息。与那位窥视我们的人。完全同。”海波东沉声道。
    萧炎眉头微皱。低声道:“他为什么要视我们?”
    “我怎么知道。”海波东摊了摊手。瞄着萧炎道:“看出手的模样。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应该问你自己吧。什么候竟然又结交了这么一个强者?”
    “我也正一头雾水呢。我能肯定。个人。我是第一次见到。至于他为什么要帮我我还|不知道原因。”萧炎苦笑道。
    “嘿那就怪了。这世界上还真有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蠢人?”眉头一挑海波似笑非笑的道。
    “好了。也别管他身份了。现在能量罩已破。撤吧。”萧炎摇了摇头。权当是没听出海波东话中的|抹戏谑。催促。
    海波东点了点头。人背后双翼振动。正面对着。开始了缓缓后退。
    两人刚刚有所动作。那云棱便是有所察觉。目光一转。阴冷的瞥着萧炎。脑袋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的他脸庞上又是忍不住的浮现一抹狰狞。手掌颤抖了瞬间。眼中猛然涌上一股赤红。厉喝道:“萧炎。哪里走-今日若留不下你。我云棱还如何协助宗主管理喏大宗门?”
    “走。”没有理会云棱那狰狞的喝声。萧炎面色不变。身体继续后退着。
    “混蛋。给我站住。”
    脸庞逐渐变血红。怒中的云棱双手猛然挥动。周身云海一阵翻涌。片刻之后。云海之中竟然凝聚了一副长达一多长的巨型云弓。手掌一挥。云弓自动腊肠满弦。之上。云色能量急速汇聚。转瞬间。便是化成了一支足足两三米长的巨大云箭。
    “死吧。”怨毒的盯着萧炎。云额头之上缓缓浮现许些冷汗。想来这召唤出来的云弓云|需要极大的耗。以至于凭其斗王级别的实力。都是略些不支。
    “去。”嘴中一声低喝。云箭猛然暴射而出。霎那间。犹如那射日之箭一般。穿透了空间碍。对着萧炎。射将而去。
    “小心。”由于两都是正面对着云棱。因此后者方才有所动作。海波东便是率先发现。一声大喝。一把将萧炎拉在身后。双手急速挥动。寒气暴涌。
    “带着萧炎走。我来拦住”就在海波东准备抵抗此箭之时。一道黑影突兀从面前浮现。对着前者。头笑道。
    微微一愣。海波东微眯着眸子打了一下凌影。也不说话。拉着萧炎。缓缓后退着。不过在后退之时。慎小心的他。不仅在防备着云棱的攻击。也是在小心警惕着凌影。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以海波东的经验。自然是不可能这般快速信任他。
    见到海波东后退。凌影这才转过身来。淡淡的望着那犹如划破长空飞射而来的恐怖云箭。袖袍轻挥。铺天盖的的黑色影子。猛然自其背后暴涌而出。霎时间。冲天而起的黑影。几乎遮掩了整天空。这般庞大声势。顿时将下方一些云岚宗弟子骇的脸色苍白。
    身体悬浮在漫天黑影形成的黑幕中心。的黑袍老人。宛如那降世天魔一般。放声狂笑。笑声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张狂。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