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的人知道云海被破他们也是受了极大的

- 编辑:admin -

让的人知道云海被破他们也是受了极大的

 浩荡天空。黑影遮天蔽日。竟然是连那倾洒而下的日光。都难以穿透而进。此时的广场。也是完全陷入了一片阴暗。众人唯有将斗气覆盖体表。方才能够借助微光芒察看天
    战况。
    在黑暗遮掩了天际。那穿透虚空而去的巨大云箭。也是猛然暴射而至。云箭之尖所蕴含的恐怖劲气。直接是导致周围空间出现了一圈圈水波般的涟漪。尖锐的音爆之声。不断炸响。
    “万影缚。”
    身体犹如完全融合进了漫天黑色阴暗之中。凌影手印猛然结动。周围弥漫天际的黑幕骤然动。铺天盖的的黑色匹练自其中喷薄而出。互相缠绕。也是对着那暴射而来的云箭了上去。
    一白一黑。两道色截然不同可却同样蕴含着极为恐怖能量的匹练。划破长空。在下方数道目光的注视下。轰然撞击。霎时间。只听天空一声宛如惊雷般的怒响。瞬间之后。庞大的能量气劲。自两爆炸处。汹涌而出。恐怖的气劲。居然是将那弥漫天空的黑幕都冲散了许多。阳光从黑幕缝隙中倾洒而进。星星点点的照耀在广场之上。
    “这个人实力不弱啊”刑天抬头望着天空上那在黑幕中若隐若现的黑袍人。满脸凝重的道:“看先前的出手。实力恐怕至少也在七星斗皇左右。”
    “的确很强。且的属性功法似乎是有些偏暗系。这种属性。可不常见啊。”法点了点头。目光环视了一圈忽然道:“如果再这样继续闹下去。们需出手吗?不管如何说。云岚宗都是我们加玛帝国的势力。”
    加刑天眉头皱了皱。了一会。道:“先暂且看看。那个神秘斗皇似乎也并非有意大闹云岚宗。只要萧炎能够安全离。必他也不会久留而且。我们现在也搞不清他背,是否有着其他力。所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的他这般说。法微微点。也就不再说。
    “哈哈。倒是有着几分能耐。难怪如空之上。凌影缓缓从黑幕中浮现而出望着下方那|色略微有些苍白的云棱大笑道。
    云棱咬着牙。目光过黑幕缝隙。望着那已经即将退出广场的萧炎嘴角一阵抽搐。脑之上传来的烈疼痛。让的他心中怒火不断侵蚀着智。
    “给我留下。”
    低低的一声怒吼。棱苍白的脸庞上再度涌上一抹潮红。澎湃斗气缓缓自其体内满溢而出。弥漫周身空间的云海。震不断动荡。
    “哼冥顽不灵莫还真以为老夫不敢下杀手。”着那竟然还不肯放弃的云棱。凌影脸庞上也是逐渐上一抹阴沉手掌缓缓探出袖袍。漆黑的能量雾气。在掌心处急速凝聚着。转瞬间。便是凝聚成了一把长达两米多长的黑色长枪。长枪表面。黑色纹路密布其上。能量宛如水波一般。不住的流淌着。黑气袅袅升起。将之印衬的颇具几分阴森气息。
    手掌紧握着黑色长枪。凌影瞟了一眼下方的云棱。嘴角一撇。猛然紧握。右脚退后半步。体成半旋之状。右手握着长枪。身体略微沉寂。旋即身体骤然扭动。手中长枪。带起一股丈许长庞大的匹练。对着下方云海中的云棱。暴而去。
    “魔蛇噬。”
    黑色长枪。犹如漆黑的流星。划破天际。黑气缭绕间。竟然隐隐汇聚成了黑色巨蛇之状。巨蛇仰天嘶吼。空间震动。
    感受着那自天空暴射而下的恐怖劲气。云棱脸色猛然大变。他能够察觉到。这一次。对方是真的没有再有半点留手的打算。
    心中升起一抹惊恐。云棱双手急忙舞动。顿。围云海也是瞬间波动了起来。一股股云量升腾而起。在其头顶上方不断缭绕。仅仅是眨眼时间。便是构筑成了一道宽长三米左右的云色盾牌。云色盾牌表面毫光若隐若现。看上去宛如实质。极为坚固。
    在云色盾牌祭出之后。周围的云海。也是淡薄了许多。显然。这个云盾。消耗了不少能量。
    黑色长枪匹练没有因为云盾的出现而有丝毫的停滞。依然是带着一往直前的凶悍气势。众人那胆颤心惊的注视下。狠狠的轰在了云盾之上。霎时间。惊天动的的巨响之声。炸响而起。让的下方的云岚宗弟子。忍不住的捂住了耳朵。
    黑色光芒与云色毫。在天空之上互相交融着。交接之处。空间竟然都是出现了许扭曲的感觉。凌影这一击。竟然强悍如斯。真不愧是斗皇强。
    “。我破。”着那僵持不下的两色能量。凌影双手缓缓结印。片刻之后。喉咙间猛然出一道低低的吼声。
    随着凌影吼声落下-黑长枪之上。黑芒暴涨而起。一条足有七八丈长的黑色能量巨蛇自身上抬身而起。巨嘴带起血腥阴森之气。狠狠大张。然后。在云棱那|瞪口呆的注视下。竟然是一口将云色盾牌给吞了下去。
    虽然因为吞了云盾。导致黑色长枪变的淡薄了许多。可这对于那已经失去了最大防护的云棱来说。无疑是
    |飞魄散的惊恐。
    然而。黑色长枪。未因为他的恐而有所停留点。长枪下指。狠狠的对着其心脏位暴射而去
    锐的枪尖。在瞳之中不断的放大。最后关头。云棱也只的咬着牙。斗气覆盖着双手。拼命的用双手。一把将将长枪死死抓住。与此同时。身体急速一扭。
    “。”
    双手刚刚接触到黑色长枪其上所蕴含的恐怖劲气。便是让的云棱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也是被那股庞大力量。震的对着的面坠落而去。
    云棱一离开云那弥漫天际的云海。便是逐渐淡薄。到最后。竟然已经完全化为虚无。
    而随着云海消散。|广场四角上的众位长老脸色也是浮现一抹苍白。手掌捂着胸口。蕴含着痛楚的闷哼声。从喉咙中传了出来。
    与众位长的脸色相比广场上|些为云海添注了一份力量的云岚宗弟子们。却是要显的更为凄惨一点。不少实力较弱的弟子。当场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旋即脸色惨白的昏厥过去。一些实力较强的。倒是强行抗了过来。只不过那萎靡的神色。让的人知道云海被破他们也是受了极大的牵连。
    凌影一击之下。几是整个云岚宗。搞的陷入了一种瘫痪状态斗皇强。居然强悍至此。恐怖如斯。
    “轰。”
    天空上。黑色长枪上所携带的力。直接是将云棱狠狠的轰下了天空。然后重重砸在广场之上。顿时石屑飞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宛如的震棱落的之处蔓延而开。这些裂缝之大。甚至到了那些云岚宗弟子不不起身躲避的的。由此足可瞧出凌影此次攻击是如何恐怖。
    虚立天空。凌影淡淡的望着那满狼藉的广场。手掌挥动。漫天黑影。皆是再度涌进其体内。而随着黑影的退缩。温暖的阳光。再度洒下。淡淡的暖和感觉。让的那些浑身冰凉的云岚宗弟子们。略微松了一口气。
    当松气完毕之后。广场之上有目光。都是急忙投注到了云棱坠落之的。那里。深深的坑痕。让的那些云岚宗弟子都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还没死”加刑天望着那黝黑的深坑。轻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局面。的是展到越来越难以让人控制了。
    随着加刑天声音落下。黝黑的深坑中传出剧烈的咳嗽之声。一道人影。缓缓的从其中爬了出来。狼狈的模样。哪里再有半分云岚宗大长老的威风?
    此时的云棱。不仅衣衫破碎。满脸血痕。而且在其腰间的位置。鲜血正不断的滚流而出。几乎打湿了面。显然。先他虽然强行抓住了黑色长枪以及避免了要害部位。可却依然被其上所蕴含的尖锐劲气。弄成了重伤。
    望着那狼狈的犹如丧家之犬的大长老。云岚宗所有人。都是低低叹了一口气。
    从深坑中爬出来的云棱。脸色出人意料的没有半点怒意。反而是平静犹如一潭死水。冷冷的瞟了一眼腰间滴落的鲜血。再用手轻触了一下脑袋上那被萧炎留下来的狰狞伤痕。忽的轻轻的笑了笑。笑声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疯狂。
    “你的确很强”抬起头来。云棱对着凌影森然笑道。
    凌影眉头微皱。手缓缓扭动。黑气缭绕。声音淡漠:“你命也的确很硬。若是嫌活着累。老夫可以帮你一把。”
    “哈哈”眼睛盯着凌影。棱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牵动了伤势。的他再度咳出了几口鲜血。抹去嘴角血迹。他霍然抬头。眼神狰狞如野兽。
    “我不管你究竟是谁。不过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让的我云岚宗如此难堪之人。今日若放任你们安离去。恐怕日后我云岚宗在加玛帝国内。将再无声望可言。所以。为了宗门声誉。今天。你们别。想。离。开。”
    “你本事”凌影讥
    的道。
    “我的确是没这本不”阴声了笑。云棱众目睽睽之下。忽纳戒中取出一支云白色的笛子。凑在嘴边。狠狠一吹。顿时。一股有些奇异的尖锐声。猛然自笛子中传了出来。
    尖锐的笛声。缭绕在整座云岚山。经久不息。
    广场上。所有人都是因为云棱的举止而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只能听见那笛声不断传扬。
    加刑天微眯着眸子。法犸对视了一眼。猛然间。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瞳骤缩。
    “|个老家伙。他果然还没死。”
    随着加刑天与法犸失声落下。那云岚山深处。一股浩荡磅礴气势。犹如那从远古苏醒的巨龙一般。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降临而下。
    在这股磅礴气势苏醒之时。远在云岚宗几百里之外的天空中。一道白色流光骤然顿住。在半空中现出一道雍容美丽的身影。此时她正望向遥远的云岚宗方向。那张淡然脱尘的俏脸上。却是在此刻布满了震惊。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