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狠砸向了抽身而退的云棱

- 编辑:admin -

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狠砸向了抽身而退的云棱

 天空之上,两道光影,瞬间闪过天际,旋即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猛然碰撞!
    相撞霎那,怒雷般的炸响,响彻了天空,让得下方一些人忍不住的捂住了耳朵,满脸惊讶的望着那对撞的场所。
    或许是由于功法属性那种硬战类型,因此,云棱与七彩吞天蟒乍一接触,便是采取了最强猛的近身狂攻,手中犹如岩石一般的大剑,挥动间,带起尖锐的破空声响,借助着身形的敏捷,不断的对着七彩吞天蟒眼睛,鼻子等脆弱之处狠攻而去。
    然而云棱虽然身法敏捷,可七彩吞天蟒却并不慢,庞大的身躯,不仅未减慢它的速度,反而赋予了它极为庞大的力量,巨尾灵活甩动间,恐怖的力量几乎有种要将虚无空间打破的浩瀚声势,音爆之声,将周围空气中直接炸出了一个个真空的地带。
    天空上,两道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身影,却是爆出了成等比的恐怖气势以及力量。
    云棱脸色凝重的紧握着手中石剑,背后双翼不断振动着,身体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秒时间,每一次身体移动之时,手中石剑便是会携带着凶悍劲气,划起一片片令人眼花缭乱的残影,重重劈砍在吞天蟒身体之上,不过可惜,经过先前的接触,云棱已经现,这头不知底细的七彩魔兽,力量以及敏捷,甚至对危险的把握程度,几乎不会逊色于任何一名普通斗王强,每一次在他施展斗技时,对方便是会瞬间缩卷身体,能避则避,不能避的,则是凭借着那坚硬无比的蛇鳞,将之硬抗了下去。
    因此,即使云棱的攻势犹如海浪一般连绵不绝,可却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而且,最让得云棱心头微沉的,还是这七彩魔兽灵智之高,几乎远远超出了一般五阶魔兽所具备的智慧,对于战斗中时机的把握,就如同是久经战阵的强一般,战斗经验,似乎并不比他差上多少。
    心中急速地盘算着念头,某一刻,云棱皮肤猛然一紧,身体近乎条件反射般的左移了一段距离,手中那由能量所凝固而成的石剑,对着前方,疾刺而出!
    “嗤”
    石剑暴刺而出。却是迎面暴涌来了一团七彩颜色地液体。石剑接触到液体。立刻出嗤嗤地声响。那足以抵抗斗灵强全力一击地坚硬石剑。却是犹如遇到了火焰地泡沫一般。急速被燃烧腐蚀。转瞬间。便是仅仅只剩半截。
    “好烈地毒
    眉头紧皱地望着那在腐蚀了能量石剑后。依然不满足。还对着手掌快速蔓延而来地七彩液体。云棱当机立断抛弃了石剑。而失去了其体内斗气地维持。那离手地石剑。迅速变得虚幻。最后缓缓消失。
    石剑离手。云棱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低沉地音爆之声。便是在头顶之上豁然响起。猛然抬头。巨大地阴影砸落而下。携带着无以伦比地恐怖力量之感。
    “玄岩盾
    双手快速结印。体内斗气急速流淌。周围空间中。某种与云棱体内斗气相同属性地能量。瞬间汇聚。旋即随着一道轻微声响。一道足有几米厚地巨大岩石盾牌。凭空出现在了头顶上方之处。
    “嘭!”
    巨大地尾巴狠狠砸下,重重的落在石盾之上,凶悍无匹的力量,直接是让得那厚实石盾蔓延出了一道道裂缝,尾巴再次猛然一压,看似坚硬的石盾,便是轰然爆裂!
    漫天石屑飞射,石灰弥漫间,一道影子猛的自其中暴射而出,转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吞天蟒头顶之上,一声厉喝,拳头之上,灰白光芒猛然大涨,眨眼时间,一道足有一尺多厚的岩石拳套,覆上了云棱手臂,眼睛怒瞪,轰然的落在了躲避不及的吞天蟒头顶之上。
    “轰!”
    云棱这怒然一击,结结实实的砸在吞天蟒头顶之上,那落拳之处地七彩鳞片,终于崩裂,丝丝鲜血,渗透而出。
    “嘶!”
    头上传来的疼痛,让得吞天蟒蛇瞳利马红了起来,隐藏在骨子中的凶性终于完全爆了开来,巨尾猛然一抽,庞大的尾巴再度带起一片阴影,迅雷不及掩耳般的狠砸向了抽身而退的云棱。
    阴影眨眼便至,退后不及的云棱只能赶忙抬起那被实质岩石所包裹地手臂,交叉在头前,瞬间后,巨力猛然自手臂出渗透而进,庞大的力量,直接是将云棱砸下了地面,最后轰然一声巨响,双脚犹如长枪一般,直挺挺的插进了坚硬的广场之中,一道道裂缝,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顺着双腿处,蔓延而出。
    “好恐怖地力量着那几乎蔓延到广场尽头的裂缝,一些云岚宗弟子咽了一口唾沫,心惊胆颤地喃喃道。
    双脚一震,震开卡住脚裸的地面,云棱双翼振动,再度腾上半空,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到得现在,他方才现,自己真地小看了这头来历不明的蛇形魔兽,原本想要打算凭借斗技将之快速击退地期望,已经不可能实现,目光扫过海波东的那一块战圈,那
    名长老已经被海波东压制到了仅仅只有龟缩一起自保过不久,三人就将会落败了。
    眉头紧皱着,海波东再度扫向天空上的另外一处,那里,萧炎正挥动着翅膀,犹如看戏般的望着他们的战斗。
    “必须把他给抓住过现在能够施展出斗气之翼的人,都已经被对方强牵扯住了,其他的一些人,虽然实力远比萧炎强,可却吃亏在不能持久飞行云棱眉头皱着,低声喃喃道:“只能试试让几位修行风属性功法的长老试试了,只要将萧炎擒住,这些战斗,自然便是能够停下!”
    想到此处,云棱低头对着那石台上的几位长老打了个手势,旋即便是再度转身,对着那吞天蟒迎了上去。
    望着云棱的手势,高台上的十来位白袍长老微微一怔,对视了一眼,四名老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淡青色的斗气从体内缭绕而出,轻风突兀的在周身浮现,将衣袍吹得缓缓飘荡。
    借助着轻风的驮负,四名白袍长老竟然是徐徐升空而去,旋即极为默契的分散开来,对着萧炎包围而去。
    在四位白袍长老升空之时,萧炎便是有所察觉,当下急忙双翼振动,小心翼翼的与这四名长老保持着安全距离,虽然这四人没有阻拦海波东那三位长老实力强横,不过看他们那雄浑地气息,至少也是斗灵级别的强,萧炎可不敢直接正面与他们交手。
    望着那后退的萧炎,四名长老倒并未着急,依然是缓缓升空,四人成四角之状,隐隐有着将萧炎封锁中央的趋势。
    身体悬浮半空,萧炎目光紧紧的望着四面的白袍长老,由于有了先前差点被那三人困死的前科,因此现在他对这些家伙的站位也是极为留心,因此,一瞧得他们站位有些诡异,便是赶紧闪动身形,从下方,离开了四人的包围圈,然而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开始在空中乱窜,就是不让四人形成某种有序的站位。
    对于萧炎这狡猾地举动,那四位长老也是极为无奈,没有斗气之翼的支持,他们在飞行速度上,根本不可能赶上萧炎,因此只能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然后一拥而上。
    然而他们四人却是小看了萧炎的谨慎程度,这个家伙即使是拼着不断消耗斗气,也是丝毫不与三人有所接触,这般毫无半点意义的追逐在持续了一会后,四位长老终于是有些不耐了起来,顿时,虚空上,一大片连绵不绝的风刃,对着萧炎狂射而去,想要借此试图将之逼出破绽,然后进行擒获。
    不过,可惜,有着异火护体的萧炎,对于那些风刃,却并未太过在意,在将斗气铠甲召唤出来之后,即使一些风刃穿过了青火地防护,也却仅仅只能在铠甲上留下一个白色印子而已。
    身形不断的闪避着,借助着空隙时间,萧炎眼角四处瞟了瞟,海波东那里,对方的三名斗王强,几乎已经是没有了丝毫还手之力,那融合出来的防护,也是在海波东近乎疯狂的攻击下,越来越薄弱,这般看来,这三人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
    另外一边,论单人实力,云棱明显远远超出那三位长老,因此,虽然吞天蟒实力极强,可想要击败他,却是有些难度,现在的双方正陷入苦战,谁也奈何不了谁。
    微眯着眸子瞟了一眼苦战中的吞天蟒与云棱,萧炎紧了紧手中的重尺,闪身再度躲避开一片风刃,开始等待着机会
    激战,在虚空之上再度持续了几分钟,终于,随着一道剧烈的能量炸响声,三道人影极其狼狈地从天空一路滑落而下,最后砸落下地,在坚硬的地板上,留下三个深深的凹槽。
    众人目光急忙扫过,却是现,那掉下来的三人,居然便是阻拦海波东的三位斗皇强,此时的三人,脸色被冻得有些铁青,袅袅寒气,从头顶上空渗透而出,身体不断的打着哆嗦。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