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股雄浑无匹的寒气能量暴涌而出

- 编辑:admin -

一股股雄浑无匹的寒气能量暴涌而出

 “你们体内中了我地寒冰劲,若是你们静下来驱逐一个小时,倒也无甚大碍,不过在这段时间继续动用斗气,那么,寒气则会侵蚀经脉,到时候,内伤恐怕就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修复得了的。”天空上,海波东缓缓吐了一口气,瞥着三人,淡淡的道。
    闻言,三位云岚宗长老脸色一变,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得恨恨的赶忙盘坐起身子,运转斗气,开始驱逐着体内寒气。
    “啧啧,海老头的寒冰劲还是不逊色于当年啊。”望着那在短短十几分内,便是暂时使得三名斗王强失去战斗力地海波东,加刑天咂了咂嘴,笑道。
    “嗯,那三个家伙实力也不过才两三星斗王而已,虽然借助着融合斗技之效,拖延了海老头一段时间,不过却并不能持久法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向吞天蟒之处,皱眉道:“这魔兽是何品种?为何我从未听说过?实力倒是不错,竟然能够和云棱僵持。”
    加刑天脸庞同样是有着几分茫然,目光盯着那庞大的蛇形身体,喃喃道:“不知为何,总是觉得这东西有种让人感到
    觉可细细想来,我也从未见过这种七彩的蛇形魔
    法犸叹了一口气,心中越觉得萧炎地琢磨不透,这些稀奇强大的魔兽,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搞来地。
    天空之上,海波东在将三名云岚宗长老击退之后,身形瞬间展动,快速出现在那巨大的能量罩边缘之处,双掌猛然挥动,一股股雄浑无匹的寒气能量暴涌而出,不断的击打在能量罩之上,每一次地击打,都将会让得那护罩之外近百名云岚宗执事中的一两人,脸色瞬间惨白,旋即身体摇摇欲坠。
    在海波东狂猛的攻击之下,那厚实的白色能量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得虚幻着。
    “海波东,你不要太过分了!”眼睛充满怒火的望着那变得摇摇欲坠的能量罩,正被吞天蟒纠缠得脱不得身的云棱,只得怒喝道。
    怒喝声,刚刚落下,云棱脸色一变,只见那吞天蟒抽着他分神的空挡,大团的七彩颜色地液体,猛然再度自巨嘴中喷吐而出。
    “该死的!”低声骂了一句,云棱急忙后退,双手舞动间,一块块厚实的岩石壁,不断的出现在退后的路线之上。
    七彩液体一路摧枯拉朽的腐蚀而过,坚硬的岩石壁,几乎并没有取到多大地成效,然而,在略微有些慌乱的后退之时,云棱却并未现,他与萧炎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机会要将云棱击退,那么云岚宗,就再无人能阻拦我离开!”由于四名长老的牵制根本没有分出萧炎多少心神,因此,天空上的战斗一直被他所关注着,而那慌不择路退后而来的云棱,也同样是被他有所察觉。
    手掌猛然紧握尺柄,萧炎豁然转身,旋即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居然直直的对着云棱飞掠了过去。
    “这家伙自投罗网么?”望着萧炎的举动,几乎所有人都是在心中这般愕然地喃喃道。
    没有理会那些不解的目光,萧炎双手紧握尺柄,缓缓举起,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斗气,在此刻,犹如那沸腾的开水一般,猛然波动了起来,而随着其体内斗气的涌动,那漆黑的尺身之上,突兀的变得火红了起来,犹如那烧红的烙铁一般。
    随着玄重尺地变色,萧炎的脸庞,也是瞬间涌上了红潮,体内气旋之中的那枚菱形的“斗晶”体,轻微颤抖间,释放出一股极为庞大的斗气能量,然后顺着经脉,完全灌注进入了玄重尺内!
    “大长老,小心!”望着萧炎那忽然变得火红地重尺,天空上那一直追逐着萧炎的四名长老急忙提醒着喝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
    在萧炎对着云棱飞掠过来之时,他便是有所察觉,不过后大多注意力都放在对面紧追而来的吞天蟒身上,对于萧炎地攻击,他只是随手在身后招出了一块半尺厚的岩壁,他认为,以萧炎地实力,这块石壁,足以抵挡他的猛烈攻击。
    望着那块并不算太过厚实的石壁,萧炎嘴角却是浮现一抹冷笑,体内斗气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尺身之中,而随着斗气灌注,其上的温度,也是越来越炽热,最后甚至导致周身的空气,都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某一刻,当云棱正全神贯注望着那即将突破最后防御的吞天蟒时,脸色猛然一变,豁然转过身来,望着萧炎手中那释放出一股强烈红芒的巨尺,眼瞳骤然一缩!尺上所能够蕴含的能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云棱大长老,试试这个!”
    冰冷的望着那脸庞终于浮现一抹慌张的云棱,萧炎嘴角一裂,手中重尺,宛如一轮西落夕阳一般,轰然砸下!
    “焰分噬浪尺!”
    顷刻间,那道石壁,瞬间爆裂!
    在下方无数道震撼目光注视中,红色巨尺,带起炽热火浪,狠狠的砸在了云棱脑袋之上!
    这一刻,全场安静无声!
    广场中,纳兰嫣然此刻,也是满脸错愕与震惊,她没想到,萧炎竟然还能够施展出这般强猛攻击,这般看来先前与她的比试中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红润小嘴微微张着,半晌后,纳兰嫣然终于是颓丧的低下了头,萧炎的这记强力攻势,她自认是接不下!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她低声喃喃了一声,俏脸略微有些苦涩,当年的那个废物,如今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面前展现着奇迹,这种另类性的打击,让得纳兰嫣然心中有股酸疼的感觉。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