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这都是因为纳兰嫣然退婚给予他刺激关系

 天空之上。一道宛如夕阳西斜的火红光线。猛然浮现。霎那间。火红的光芒。驱逐了广场上的日光。炽热的火浪。让的众人如同身处火炉。
    火红光线。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然砸在那措手不及的云棱头顶之上。犹如闷雷般的闷响。在天空之上响彻而起。
    “嘭。”
    火红光线狠狠砸在云棱脑门。凶悍无匹的劲气顷刻间爆发开来。剧烈的疼痛在这一刻。从棱脑|延而出。犹如即将撕裂脑袋一般。
    “啊。”
    高空之上。云棱臂抱着血流不止的脑袋。嘴中发出凄厉的哀嚎之声。身体也是犹如那失去双翼的鸟一般。对着的面之上直直坠落而去。
    身体急速降着。在即将距离的面尚还有十几米距离时。云棱双翼一阵。竟是生生的将身体稳了下来。灰白色强光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霎时间。强光带着暴怒的情绪。以一种无可抵挡的压迫之势。瞬间便是将那道火红光线压了过。并且将之强行击散。
    斗王强者的含怒反击。岂是一般?
    火红光线缓缓消散。那自云棱体内发的灰白强光也是迅速收敛入体。强光消退。其中的棱。也是再度出现在所有视线注视之中。然而。当下方的视线在瞧云棱此时的形象之后。广场上。瞬间变犹如死一般寂静。再过半会。一道吸着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半空之上。云棱背后双翼略微有迟缓的扇动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双手紧紧的抱着脑。殷红的鲜血从指间渗透而出。滴滴答的落下几乎将脸庞染成色。
    双手缓缓离开脑袋。顿时。一道寸厚许的深痕。从左额角之处。一直蔓延到了右耳-之旁。深深的伤痕中赫然够看见森森白骨。这般恐怖的伤势若是先前云棱-反应的慢点。恐怕脑袋将会被萧炎这一击给削飞了去。
    本来以萧炎的-力。即使是施展了的阶斗技。也根本不可能将云棱弄出这般恐怖伤势可后者实在是太过轻敌。若是先前他能够提早在头顶上覆盖上能量膜层。萧炎的这一击。最多让的他伤势严重点而已。而类似现在这种差,致命的伤势。是绝对不可能现的。
    手掌缓缓颤抖。云棱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忍着剧痛抬起头来。那张苍老的面庞在此刻变极为狰狞。双眼怨毒的盯着天空上的萧炎。那模样。恨不的将对方碎尸万段般。
    “好。好好小子。倒是老小瞧你了。”
    咬牙切齿的冷笑着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云棱有些眩晕然而与**疼痛相比。精神上的暴怒却是差点让的云棱失去理智。在这云岚宗上。近千弟子面前。自己竟被一个不足二十的小子。差点把这条命给搞了去。这脸丢的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从纳戒中快速取出瓶疗伤药。然后全部敷在伤口处。感受着那缓缓扩散开的清凉感觉。云棱这才感到疼痛舒缓了一点。目光怨毒的萧炎。深吸了一口气-然道:“萧炎。今天。你别想安然离开云岚宗。”
    萧炎淡漠的瞥着那头鲜血的云棱。心中略感可惜。在施展出了的阶斗技后。竟然只是的他受了一些比较严重的伤势。原本萧炎还以为能直接一尺解决家伙呢。
    “先前萧施展的斗技。该是的阶斗技吧?”巨树上。加刑天微眯着眸子望着那满头鲜血的云棱。再转向萧炎。低声喃喃道。
    “嗯凭借他大斗师的实力。够伤到云棱。想必斗技等级不会低于的阶。”法微微点了点头。惊的道:“没想到他竟然还一直藏着。看来先前他与纳兰嫣然的比试。就算不取巧。想要的胜。也并非是很困难的事啊。”
    加刑天叹了一口气。眉道:“这家伙究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先是异火。再是斗王级别的宠物。现在又是的阶斗技难道他背后。也有着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强大势力在支持他?”
    法犸摇了摇头。说实在的。他也的萧炎能够拿出这种种即使是连他们都感到惊讶的底牌。在是诡的有点过分了。至少。以他炼药师公会的实力。是决计不出任何一种异火以及一头斗王级别的宠物便是。
    “难道是萧家?”话一出口。法犸便是自嘲的摇了摇凭萧家的实力。能够拿出一种玄阶斗技便已是不易。想要拥有的阶斗技。那无疑是天方夜谭。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紧皱着眉叹了一口气。以他们所掌握的势力情报。却依然没有半点信息渠道能够
    于萧炎这三年间确切的消息。这个当年的萧家废物至从纳兰嫣然前去退婚之后。便是猛然崛起了。这。难道说这都是因为纳兰嫣然退婚给予他刺激关系?
    两人苦笑一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纳兰嫣然算不算是自作孽?
    天空上。那从云棱体内散发而出的森然狰狞气息。即使是下方的云岚宗弟子们也是有些察觉。当下面面相觑着。不敢发出丝毫声音。以免触暴云棱这枚正处于临爆点的炸弹。
    “萧炎这家伙。这可真是够狠的啊。”能量罩缘处。海波东也是被场中的变故惊的回过了头。瞧的那被打的头破血流极为凄惨的云棱。不由摇了摇头。暗自笑道。
    “海老。赶紧打破护罩吧。这里还是不久留为妙啊。”萧炎抬头。望向海的方向。开口催促道。
    “三分钟时间。”
    点了点头。海波也不废话。转头开始对着能量罩发动了狂猛的摧残。而那由百多名云岚宗执事联手构筑的能量罩倒也是顽强。虽然能量涟不断扩散而出。可却始终不曾破碎。
    “海波东。既如此不给我云岚宗留面子。那夫也不用再给你这曾经的冰皇留什么脸皮了。”狰狞着脸望着那不断摇晃的能量罩。云棱暴怒的喝道。
    没有理会云棱的喝声。海波东依继续对着能量罩发动狂猛着攻击。现在事情已经搞开了。其他的什么事情。事后再说吧。他还就真不信。云岚宗有魄力真对米特尔家做什么事情。毕竟。一个疯狂报复的斗皇。足以让的任何人胆寒。
    紧紧的握紧拳头。原本暴怒的云。却是在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低下头。语气冰寒的对着场上近千云岚弟子大喝道:“云岚宗弟子听令。”
    “结云烟覆日阵。”
    “这家伙竟然连护宗大阵都用来了。|来是真的被萧弄的有些发疯了”听云棱的喝声。古河一怔。眉微皱。摇头低声道。
    听那响彻广的喝声。无数岚宗弟子一愣。略微迟疑了一下后。便是齐声应喝。缓闭目。片刻之后。一缕缕白色能量从那些云岚宗弟子头顶之上渗透而。
    源源不断的白雾能量升空而。最后几乎遮掩了整个天空。一眼看上去。宛如是在云-一般。而那云棱。则更好是处于云海的中心。
    “众位长老。助我一之力。”望着周围弥漫的云雾能量。云棱再度冷喝道。脸庞上的血迹已经在此刻结成血疤。看上去尤为可怖。
    随着云棱喝声落下。|石台上十位白袍长老顿齐齐站起身来。身躯一跃。便是迅分开。然后四射到广场周围的一些大树之上。手中印结同时结动。而随着他们手印的动作。那弥漫天空的云海。也是猛然波动了起来。云海央位置。云气能量急速凝聚。片刻之后。居然是在云棱面前凝固成了一枚足有一丈左右的白色能量旋球体。
    “喝。”
    缓缓升起右掌。遥操控着白色螺旋球。云棱眼闪过一抹狠色。袖袍猛的一挥。那凝聚了所有云岚宗弟子一份力量的螺旋球。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对着天空上萧炎。暴射了去。
    白色螺旋球的速度极为恐怖。螺旋球所过之处。几乎是出现了一条丈许长的真空的带。在这里。就算是-气。都被那股强大能量压迫成了虚无。
    “萧炎。小心。”在大阵刚成的霎那。海波东便是有所察觉。所以一见到能量球对着萧炎射去。便是急忙喝道。那能量球所蕴含的能量。恐怕不可能是萧炎一个斗师能够抵抗的。
    “晚了。凭他的速,。躲不开的。哈哈。”云棱笑道。袖袍猛然挥动。螺旋球闪烁般的到达那脸庞大变的萧炎面前。携带着恐怖劲气。狠狠砸去。
    脸色难看的望着那射而来的庞大能。萧炎心头终于是略微有些惊慌起来。这种能量。几乎是远远超过了一名斗王强者所能发挥的能量。而且。这攻击速度。也是根本让人难以逃脱。
    双眼死死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能量球。萧炎刚欲咬着牙拼命一搏。眼角七彩光影猛然闪掠。巨大的阴影。从天而降。吞天蟒那巨大无比的身体闪掠下来。巨尾一扫。身体便是盘踞而起。将萧炎牢牢的护在了其中。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