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以为他已被美杜莎女王击杀了呢

- 编辑:admin -

我本以为他已被美杜莎女王击杀了呢

犹如巨龙苏醒般的磅礴气势。转瞬间便是笼罩了整座云岚山。一股萧炎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威压。自云岚山深处蔓延而出。最后弥漫广场。顿时。广场上。所有云岚宗弟。都是忍不住心中的那抹敬畏。对着气势蔓延处。双膝跪了下去。而云棱以及那些云岚宗长老。虽然并未行跪礼。可却也是恭敬的弯下了身。
    “这股气势”纳兰嫣然美盯着云岚山深处。俏脸上。也是浮现一抹震撼。她没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是将这位闭关许久的师祖都是惊动了出来。
    “糟了这个老家伙竟然真的还没死。”在气势苏醒的霎那。海波东的脸色便是豁然变了。低低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
    “是上一,的云岚宗宗主。云山?”萧炎脸色也是在此刻阴沉了许多。想起那夜-东的话。他皱眉问道。
    波东点了,头。声音低沉的道:“看股气势他是真的突破了斗皇障壁。晋入了斗宗级别啊。”
    “斗宗强”萧炎手掌微的哆嗦了一下。他平生所见过的最强。也就是美杜莎女王以及那加刑天而已。虽然斗皇与斗宗仅仅是一阶之差。可这之间的差距。却是天差的别。先前的海波东。能够凭一己之力将三名斗王强速击败。而那斗宗强。想要击败三名斗皇。却也同样不会困难到那去
    “该死的总是这样麻烦。”抿着嘴。萧炎
    中也着实被一波三折的事故搞的有些不耐了。每次都以为能够离开之时。可却总是冒出一些意外。
    “海老既然云山真的出来了那你怕也退去了吧?”猛然间想起当夜海波东的话。萧炎低声叹道。
    闻言。海波东一愣脸色阴晴不。好片刻之后。忽然咬了咬牙。道:“虽然我这人不喜1事。不过做事也的有始有终。今日就算云山真要阻拦我也会尽力将带下云岚山。”
    望着那咬牙的波东。萧炎怔了怔旋即心头微暖。虽说海波东在这种时候都没有放弃。也是有着一些复紫灵丹的缘故。可不管如何说在冒的罪云岚宗的风险下。他还愿意助自己脱险。这份情义。也是大出了萧炎的意料。至少。远远比某些要好很多。
    “多谢了。海老。今助。萧炎谨记于心日后。在下必有所报。”萧炎深吸了一口。对着海波东拱了拱手。清秀脸庞。极为认真。
    “日后的事。再说吧现在还是把那个老家伙给摆脱吧在云山苏醒之时。这座云岚山便是笼罩在了他的气场之下此时就算想走。也并不容易了。”海波东苦笑着摇了摇。眼角瞟了一眼那悬浮在萧炎身后的庞大吞天蟒。再瞥了一眼不远:的凌影。心中不断盘算着双方的战斗力。
    在两人低声商谈之。那自云岚山深处散而出的磅礴气势也是越来越浓烈。到最后。一清啸声猛冲天而起。在数道目光注视下。一道白影忽然自云岚山深处浮现。旋即脚踏虚空。缓缓对着云岚宗广场而来。
    白影并未召唤斗气之翼。可在虚空踏步而行的速度却丝毫不比海波东等人慢。每次脚步落下之处。虚空便是会荡漾起一圈圈漪。涟漪消散。人影却是早已经出现了百米之外。极为玄异。
    如此几次跨步。仅仅片刻时间。人影便是闪现在了广场中央那处石碑之顶。淡淡的目光扫过满是狼藉的场的。眉头微微皱起。笼罩着广场的威压。在此刻也是变浓烈了许多。
    悬浮在天空上。萧炎扫向那出现的白影。仔仔细的上下打量着这位上一任云岚宗宗主
    白影身着一套极为朴素的白色长袍。微风拂来。长袍飘飘。颇有一种出飘逸气息。他年龄看上不并不是很大。脸庞上没有老人该有的皱纹。反而是犹如一块散着毫光的温玉一般。要不是那一头雪白的长。萧炎还真的难以将他认为是和海东一个年代的强。不过从下方那些云岚宗弟子脸庞上所浮现的敬畏来看。这人。正是上一任云岚宗宗主云山不假。
    “嘿。这老家伙突破斗宗后。竟然是变的年轻了一些。看来突破那个障壁的好处。还真是不小啊。”望云山的外貌。波不住的咂了咂嘴。低声中的羡慕。倒是未加什么掩饰。
    “云棱。给我解释吧。你知道的。我说过。若非是极为重大之事。不要打扰我的静修。”云山目光转向下方的云棱。的道。
    “老宗主。您可是出来啊。若是再晚点。恐怕云岚宗就的被人给毁了。”云山目光扫来。顿时让的云棱脚腕一软。双膝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老脸上的血痕。让的他看上去尤为凄惨。
    “云韵呢?”眉头一皱。云山问道。
    “宗主外了。还未归来。”棱急忙回道。
    “简略说说事情吧。这么多年中。我云岚宗还是第一次被人破坏成这样。”云山双手插在袖间。平淡的道。
    闻言。云棱精神一振。手指指向天的萧炎。大声道:“老宗主。今日之事。全部都是由他所引起。”
    说着。云棱赶忙将萧炎与墨承之死间的一些嫌疑说了出来。当然。不不说。云棱能够作为云岚宗大长老
    有着一些不弱的处理事务的本事。所以在说这些事的|他将那强留之举。说成了委婉的想要萧炎云岚宗暂时歇息几天。直到事情的澄清。而这些话。云棱也的确是当场说过。不过两间挽留的口气。却是天差的别。所以即使他这般说。却没人能够当场反驳然后。便是萧炎的反抗以背后强的轮番出场最后他云棱以一种保护的姿态。举全宗之力维持宗门声誉。可却依然不敌。这才不的不使用笛子。将闭关中的云=请了出来。
    云棱所说的这些话。多都是实可是期间不意的杂了点东西之后。如今事情的责任方则全部是变成了萧炎。
    广场之上。一片安静。唯有云棱那略带着愤怒的声音。不断的响起着。
    许久之后当云棱于说完之时。有些悲切的道:“老宗主。虽然墨承仅仅只是宗内的一个执事。可这些年对我们云,宗的贡献却是极大。若是放任他随意被人击杀而无于衷。日后。还有谁敢为宗门效力?那不是寒人心么?”
    “我云岚宗也并非胡乱冤枉人之辈。只是要那萧炎在宗内暂时待一段时间。等到事情澄清之后若是冤枉了他。我云棱亲自向他赔礼道歉便是。可他却仗着背后有人撑腰。丝毫不将我的建议放进心中。在谈拢无效之后。竟然便是打出手虽然他本身实力不怎样却有着好些帮手。如今宗主不在我也只能冒着打扰老宗主的风险。将您请出来了”
    天空之上。萧炎臂抱在胸前。冷漠的望着那不断诉说着自己罪状的云棱。他已经放弃了|何的辩解。因为他也知道。这没有多少作用。这人都向内的。难他能指望云山还来帮着他说不成?
    听完云棱诉说。云山脸庞上并有着什么表情。缓抬起头。目光在广场四周扫过。淡的笑道:“没想到今日的事情还闹的挺大啊。连加刑天。法犸你们两个老家伙都过来了。”
    加刑天与法犸对视了一眼。笑了笑。向天空。道:“那里还有一个。”
    “我知道。海波东吧刚才出来的时。便是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只不过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竟然也还活着。我本以为他已被美杜莎女王击杀了呢。”云山抬起头。望着波东。道。
    “嘿嘿。你这老不的不也一样。”海波东裂裂嘴。脚步朝前跨了一步。刚好是将萧炎挡在身后。笑道。
    “他便是萧炎吧?”山瞥着海波东身后的萧炎……
    “小子萧炎。见过山宗主。”炎直视着那浑身散着压迫气势的云山。不卑不亢的笑道。
    “气度倒是不错可惜就是了点。”云山淡淡的道。
    “。云山。你十岁的时候。说斗宗了。就看见了一个斗王强。也是激动跟|么一样。”海波东撇嘴道。
    “十七岁的大斗师”一直淡如清风的眸中终于掠过些诧异。摇了摇头。云山抬头。道:“先前云棱所说。你们并没什么反驳的吧?”
    “呵呵。既然云山宗主相信的话。又何必再多此一问?”萧微有些讥诮的笑道。
    “云棱的话。我信一半。他的性子。我了解”出乎萧炎意料的。云山却是摇了摇头:“过不管此事究竟谁对谁错。可将我云岚宗弄成这般模样。你们却是需负些责任的。”
    “那云山宗主。想要如何?”
    “我也不说那些留你作客的客气话。今日你们这一场大闹。对云岚宗声誉的损害并不小。这声誉。必须挽回既然你们几人。能将我云岚宗搞这般狼藉。那么。便让我与几位切磋一下吧。”云山淡淡的瞟过海波东。凌影以及那悬浮在天空上体型庞大的吞天蟒身上。手掌缓缓探出袖袍。平静的道。
    “你们可以一起。”云山低头挽袖袍。随意的添了一句。
    “嘿。没想到这云岚宗也出了一个斗宗强。如今倒是能够勉强挤进大陆一线势力之列。可惜。比起当的云破天。似乎还是差了不少”影身形闪动。出现在萧炎面。正对着下方=。嘿嘿笑道。
    “你是大陆上的强吧?不知道哪方势力?虽说我闭关已久。可对于大陆上的势力。倒是略知一二”挽动袖袍的手掌微微一停。云山抬头道。
    “这可不能透露”凌影摊了摊手。旋即脸色略现凝重。沉声道:“不过在此提醒你一声。莫要以为成为斗宗强便能为所欲为这个小家伙。奉劝你最好不要妄动他。否则后你绝对会,悔的。”
    “在这大陆上。有能力毁灭你云岚宗的。并不少。”
    云山眉皱。望向凌影:“这是威胁?”
    “你也可以这样认为。不要怀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凌影针锋相对的盯着云山。低沉的道。
    “你们一起吧云岚宗这么代累积的声誉。不能在我手上不过若是你们能从我手中离开云岚山。那么今日之事也就一笔勾销了。”叹了一口气。云=不再说话。身体毫无预兆的缓缓升空而起。澎湃的能量竟然是让周围虚空。都是略微有些震荡了起来。
    脸色凝重的望着那升空而起的云山。海波东与凌影对视了一眼。前转头
    炎沉声道:“你你的那条大蛇护着你吧。我与他山。”
    “你们小心。”萧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目光忽然转向凌影。道:“这位老先生不知您”
    “别问关于我的事等你离开了云岚宗。我也就会离开加玛帝国。日后时机到了。你自会知道。”挥了挥手。凌影率先打断了萧炎的问话。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