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直接将吞天蟒的尾巴扇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闻言。萧炎一怔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只振动着双翼。退,了开去。
    “唉没想最后还真的是把云山这个老家伙给惊动了出来。”望着天空上的局面法摇了摇头。叹道。
    “斗宗啊嘿。这个家伙竟然真是成功。”加刑天咂了咂嘴。脸庞上有些掩饰不住的艳羡。他如今已经位列斗皇巅峰。只要再进一步。也同样是能够进入|个令人向往境界。可惜。那一步之差。却是让的加刑天修炼了好多年。却依然止步于此。
    “接下来。我
    该么办?要不调和一下?”法犸皱眉道。
    “没用的”加刑天摇了摇头。目光扫过方场中。望着那些昏厥过去的云岚宗弟子以破裂的广场。苦笑道:“这次。萧炎他们的确是狠狠扇了云岚宗一个光。为了挽回声誉。云山必须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打败他们。当然。许他事后并不会太过难萧炎。毕竟。萧炎背后的那神秘支持。也让的他颇为忌惮。所以。在未搞清楚萧炎背后神秘势力之前。云山并不会随意动他。”
    “海波东和那凌影。能打过云山么?”犸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
    “很难”
    广场。云棱望着那升空而起的山。再瞥向远处的萧炎。眼中不可察觉的掠过一抹阴狠与的意的冷笑。
    “海波东。念在以的交情份上。你若此时退去。我可以不计较你先前的出手”海波东两人平行悬浮在天空上。云山淡淡的道。
    “唉。动手吧。此时这些。也晚了点。”海波东叹息着摇了摇头。双掌旋动间。白色的冰寒气息。自其体内满溢而出。顿时。周围温度骤然降低。
    “让我来瞧瞧。晋入斗宗之后的你。比当年究竟能强到什么的步?”海波东轻吐了一口气。双掌猛然一扭。十几道足有半丈宽许的雪白圆形冰刃忽然凭空自面前浮现而出。高速旋转间。残影不断。并且还出阵阵呜呜声响。
    一旁。凌影也是脸色逐渐凝重。袍轻摆。诡异的黑色影子在脚下不断吐缩着。手掌微握。黑色气息急速凝聚。转瞬之后。竟然便是再度形成了一把两三丈长的黑色长。长枪微摆。枪尖之处。空气荡漾。
    “萧炎喝了一句。海波东手掌前推而出。那十几道巨大的圆形冰刃。猛划破长空。对着云山暴射而去。
    在海波东攻击之刻。|凌影也是一把握住黑色长枪。身体一扭。旋即狠狠投掷了出去。
    冰刃以及长枪。带令人恐惧的|大压迫。径直对着不远处的云山射了过去。沿途所过之处。竟然是在空中留下了两道长长的印痕。
    在两人动攻击之时萧炎便是翼一阵。轻巧的落在吞天蟒脑袋之上。一声催促吞天-立刻转身。庞大的身体。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却是极为快捷。
    瞧海波东两人的映。云山摇了摇头。也不再废话双手缓缓举起。遥遥对准那暴射而来的圆形冰刃及黑色长枪嘴巴微动。淡淡的声音。轻吐而出:“风壁。”
    随着云山声音落下。天空中狂风猛然大振一道几乎是横跨了半个天空的深青色巨大风墙。眼时间。便是急速。|风墙的庞大程度。的下方无数人有|瞪口呆。
    “嘭。”
    圆形冰刃以及黑色枪。瞬间便是到达风壁表面。两相撞。霹雳般的炸响。响彻天空一道道能量涟。从碰撞处扩而出。不过。那庞大有些过分的深青风壁。却竟然是没有半点摇摇欲坠的感觉。海波东以及凌影的联合攻击似乎对云=的防御来说没有造成多少威胁。
    望着那横跨天空的大风壁。海波东与凌影脸色也是略微有些变化。
    眼角瞟了一眼飞射而出的吞天蟒=右手对着它的飞行路线一挥。风声大震。一道巨大的风壁猛然出现在吞天蟒之前。惊的后急忙强行拔高身形。方才避免一头撞上去危险。
    “万风缠缚。”
    阻拦了吞天蟒的飞|路线之后。云山手掌猛然对着海波东与凌影一握。顿时。由狂风汇聚而成的实质风绳。铺天盖的涌现而出。风绳缠绕。最后宛如一条条长蛇一般。在虚空穿梭而过。片刻时间。海波东与凌影便是猛的现。自己两人。竟然已经不知何时被缚绑了起来。当下体内斗气急涌。可惜。每当他们震断一些风绳之后。是有更多的从空气中呼啸而出。将人越捆越牢。
    “呼不愧是斗宗强。明所使用的攻击方式并不算出彩。可两名斗皇强。在他手中。竟然是没多少还手之力。这就是两间的差距么?”望着天空上那仅仅一回合。便是被云山束缚了身形的海波东两人。加刑天等人不的感叹道。
    “看来。萧炎他们这次是彻底的栽了啊”
    波东两人暂时的缚起来之后。云山眼光瞥向了那开拦路风的吞天蟒。脚步朝前一踏。再次出现时。赫然便是已在吞天蟒之前。
    睁着蛇瞳。吞天蟒望着那闪现而出的云山。巨嘴一张。蕴含着剧毒的七彩液体。对着云山暴涌而去。
    手掌轻挥。风墙出现在身前。七彩液体倾洒而下。将犹如实质的风墙。迅速腐蚀成一片虚无。然而当吞天蟒刚准备继续趁势攻击之时。巨大的力量猛然自尾巴之上传来。脑袋扭转一看。只见那本来该在前面的云山。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它的尾巴之上。
    “下去吧。”脚掌轻跺在吞天蟒尾巴之上。庞大的力量。让的吞天蟒出一声凄厉的嘶鸣。旋即身体然下坠。
    天蟒重重的砸在广场的一角之上。顿时。坚硬的广场。直接被它那巨大的身躯给压崩裂了去。
    “噗嗤。”
    先前云天在暗之时。由于萧炎也刚好是在吞天蟒身体之上。因此。也是受了一点暗侵蚀。凭他大斗师的实力。虽然仅仅只是一点暗劲。依然是让的他脸色苍白的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从吞天蟒袋上滑落而下。萧炎抹去嘴角血迹。偏头望着那蛇瞳黯淡的吞天蟒。牙齿不由的咬的嘎吱作响。
    “你们输了”轻风刮过。山的身影。再,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萧炎面前的半空处。淡淡的道。
    嘴角微微抽搐。萧炎呛的一声抽背后玄重尺。遥遥指向云山。一口将嘴中血迹吐出。冷笑道:“还有我呢。”
    云山缓缓落下的面。然后在众|注视下。一步步的对着萧炎行去。
    “嘶。”
    的接近过来云山。吞天蟒嘴中出几道尖锐的嘶鸣声。可惜。这却并未使的云山的步伐有所停留。某一刻。当云山越来越近时。吞天蟒巨尾猛然一甩。带起巨大的阴影。对着云山狠狠砸了下来。
    那铺天盖的而的阴影。并未让的云山脸色有所变化。不经意的对着上方轻挥了挥手。足七八丈巨大青色能量手印。凭空浮现而出。旋即拍上了吞天蟒的巨尾。其上所蕴含的巨力。竟然直接将吞天蟒的尾巴扇到了另外一个方向。而那尾巴所过之处。十几根参天大树。被拦腰砸断。
    “嘶”尾巴上传来的剧痛。再度让吞天-出一阵嘶鸣。嘶鸣声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痛楚。
    淡淡的看了一眼体型庞大的吞天蟒。云山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这个大家伙的抗打能力。远超出了一般的五阶魔兽。
    蛇瞳泛着赤红。死死的盯着接近的云山。吞天蟒巨嘴一张。七彩液体再度喷出。不过。这一次。云山却是没有半点闪避。闲庭信步的径直从液体中穿过。身体上。竟然是连衣袍。都完好无损
    踏动的脚步。缓缓住。云山淡淡的望着面前的萧炎。手掌抬起。然后对着萧炎轻飘飘的落了过去。
    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近的手掌。萧炎脸色一片涨红。因为他现。在这一自己竟然是动弹不了丝毫身形。
    “别反抗了。在云,宗待半年时间吧。我并不会伤害你。不过。你却需要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一点代价。”望着死命想要挣脱束缚的萧炎。云山平静的道。
    后。吞天蟒巨嘴狠狠对着云山噬咬而去。可惜。却又是被后一巴掌打翻了过。
    手掌在漆黑眼瞳中断放大。萧炎紧握着玄重尺的手掌也是颤抖越来越厉害。脑海之中。此时一片安静。唯有自己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
    安静的世界中。似乎有种极为庞的力量。正要汹涌而出
    然而。当这股庞大量。正即将涌出的霎那。却是猛然一滞。旋即闪电般的退了回去。宛如从未出现一般。
    在那股庞大力量退回之时。萧炎那安静的状态也是随之打破。抬头。云山的手掌。距离己肩膀。已经仅有半公分距离。顿时。绝望的情绪。攀爬上了心灵。
    “”
    紧急关头。萧炎身后的吞天蟒忽然仰天长鸣。剧烈的强光。也是猛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
    吞天蟒的异变。立刻吸引了全场目光。就连那云山。也是眉头微皱的盯着那一团强烈光芒。然而。某一。一直平淡的|庞。终于是豁然大变。
    萧炎身后。强光之中。修长圆润的玉手。忽然轻巧探出。看似缓慢。却是刚好将云山的掌。阻拦而|。
    两只手掌相触的|。大的猛然震动。的面之上。一道道恐怖的裂缝。蔓延而出。宛如的震一般
    “老家伙。刚才打的爽了吧?”
    媚的几乎令男人骨头酥麻的清冷声音。缓缓的在广场之上响起。顿时。一些定力稍差之人。脸色便是犹如火烧云一般红了起来。
    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转动。当他们看见那站在萧炎,的妖娆妩媚人儿之后。却都是不由的呼吸一滞。然而。更多知情的。比如海波东则是一脸惊。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